<var id="zfvjb"><span id="zfvjb"></span></var>
<ins id="zfvjb"></ins><cite id="zfvjb"><noframes id="zfvjb"><ins id="zfvjb"><noframes id="zfvjb">
<cite id="zfvjb"><noframes id="zfvjb">
<ins id="zfvjb"><noframes id="zfvjb"><ins id="zfvjb"></ins>

黑而胖”的王菊憑什么能火背后:圍觀群眾的的狂歡

2019-08-18

如果你還沒有成為一個“菊外人”,那么你已經徹底淪落為網絡熱門話題的局外人。

網絡上為“菊外人”的定義是,不知道女團偶像選秀節目《創造101》選手王菊是誰,也沒有看過這檔網絡綜藝節目,但被“給王菊投票”相關信息包圍的人。王菊,1992年9月生,處女座,上海人,因其他選手退賽得以遞補進入《創造101》,第一次公演后因隊長選擇,僥幸免于被淘汰出局。從成為旁聽生到第二次公演的兩周時間里,王菊完成了從被嘲諷對象到網絡人氣冠軍的轉變,用這檔網絡綜藝的口號“逆風翻盤”來形容簡直再恰當不過了。

網絡時代最受觀眾的人有兩種,一種是被仰望對象,一種是受爭議對象。在普遍印象中,偶像選秀節目應該是為觀眾介紹前一種人,但事實上真正幫助《創造101》吸引眼球的一直是后一種人。最初是靠著爆棚的自信成為網絡紅人的女子組合3unshine;3unshine組合成員相繼被淘汰、退賽后,成為熱點的是沒有才藝卻又肩負著全村希望的“村花”楊超越,在歌舞才藝完全落后于其他參賽者的情況下,楊超越的人氣逼近榜首;觀眾很快又厭倦了討論楊超越單調的言行風格,就在這時候,拍小視頻自嘲身材、扛起“獨立女性”大旗的王菊和她的膚色一樣脫穎而出,吸引一批這種態度的支持者出面號召穩定大“菊”。

這種讓本土互聯網絡一時間滿城盡帶黃金甲的局面近些年已經十分罕見,可惜蔚為壯觀的互聯網景觀并不能如身處“菊勢”中心的王菊所愿,重新定義“中國女團”。

《創造101》選手王菊。

標桿人物之道,路人為你撐腰

購入版權的《創造101》只在賽制上使用了韓國模式,節目呈現出的精神面貌還是《超級女聲》式的:已經成為預備役藝人的選手面對鏡頭坦言自己懼怕舞臺、在眾人面前唱歌會哭,放任選手在節目中肆意哭泣賣慘,甚至還復刻了《超級女聲》中的“幫幫唱”環節……這就不難理解今天的王菊會讓人聯想起當年的《超級女聲》冠軍李宇春來。

韓國的偶像選秀節目比拼的是基本職業素養,預備役藝人不僅需要具備扎實的唱跳功底,也需要具備能夠穩定輸出的人格魅力。而以《超級女聲》為代表的本土選秀節目中,業務水平始終都不是唯一的決定性因素,通過節目攫取影響力和知名度的都是那些能夠凝聚“共識”的人,成就他們的不是能力,是“民意”。

如今已經在春節檔合家歡電影里和梁朝偉搞曖昧的李宇春,在2005年獲得第二屆《超級女聲》冠軍后,登上美國《時代周刊》亞洲版封面,她的成名被視為中國民主政治的一個縮影,是中國文化多元的象征,并一度實現了對“中國流行偶像”概念的重新定義。

2005年,盛況空前的《超級女聲》成為中國娛樂生態演化進程中里程碑式的節目。從這一年開始,逐漸普及開來的互聯網終端開始在凝聚群體性共識方面產生無比巨大的影響力,本土粉絲社群形態逐漸形成并迅速發展,粉絲文化逐漸被文化研究領域所重視,民選偶像成為新時期里最有價值的藝人。回顧2004到2006的三屆“超女”時,文化研究學者通常將重點放在民主文化及網絡對粉絲社群建設的積極意義上,反而忽視了網絡對于整個中國樂壇的巨大沖擊。

根據國際唱片業協會的統計數據,中國內地實體音樂(CD和音樂錄影帶)2003年銷量為一億六千萬美元,2008年只有三千一百萬美元,六年時間里銷量下降了百分之八十。與之相對應的則是數字化音樂市場的逐步擴大,2006年數字化音樂初次計入銷量統計數據,2007年與2006年的數據則基本持平,2008年銷售量為五千萬美元,同比增長了百分之六十。國內互聯網數字化音樂版權保護缺位長期困擾著音樂市場的發展,但缺乏版權保護導致的經濟利益損失并不是捅向中國樂壇孕育新星之子宮的致命一刀。由于互聯網導致的垂直分眾,“大眾”不再是一個整體,整個娛樂文化領域喪失了誕生巨星的能力。

2003至2008內地實體唱片銷量趨勢。

上世紀九十年代是天后的時代,港臺樂壇以大眾情歌壟斷市場,并捧出相對成熟的明星供在樂壇做偶像。1996年,王菲成為第一位登上美國《時代周刊》封面的歌手,身份用的就是“流行天后”。千禧年前后,“小天后”們紛紛涌現,例如臺灣地區的蔡依林、蕭亞軒、女子組合S.H.E、新加坡籍歌手孫燕姿、馬來西亞籍歌手梁靜茹,等等。她們在2003到2005年期間發行的專輯中總有一兩首歌曲是耳熟能詳的。

李宇春獲得《超級女聲》冠軍的2005年,這一年S.H.E推出了專輯《不想長大》,蔡依林有《野蠻游戲》,梁靜茹的專輯《絲路》里還有當下婚戀節目里反復出現的《可惜不是你》,孫燕姿展示了《完美的一天》……華語樂壇歌舞升平,斑斕多彩,看似一切都好,其實不然。實體唱片業沉寂的同時,這批“小天后”因為合約糾紛、個人情感問題等陸續在2008年左右低調起來,之后推出的作品再難重現昨日風采,有的干脆從此過氣,只出現在情感糾紛及各種花邊新聞報道里。

伴隨著實體唱片業的衰落,互聯網終端和基礎教育的普及香港王中王4887升獎有人